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维权 » 正文

无辜被打致轻伤无人管,新乡县小冀镇警匪一家?

11-13 10:45
核心提示:来源:搜狐客户端 近日我们从网上发现多封实名举报信,材料实名反映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办案民警侯某峰、柴某民严重不作为,在举报人被多人殴打致轻伤一案中包庇犯罪嫌疑人,以各种理由耽误案件进展,使得该案件长达一年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来源:搜狐客户端    

      近日我们从网上发现多封实名举报信,材料实名反映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办案民警侯某峰、柴某民严重不作为,在举报人被多人殴打致轻伤一案中包庇犯罪嫌疑人,以各种理由耽误案件进展,使得该案件长达一年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以下为反映材料内容:我叫耿某来,现家庭住址:郑州市管城回族区航海东路富田太阳城。现我实名举报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办案民警侯某峰、柴某民严重不作为,在我被多人殴打致轻伤一案中包庇犯罪嫌疑人,以各种理由耽误案件进展,使得该案件长达一年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2020年1月3日,时值春节将近。我老家的好友李某涛、李某涛在新乡做个体经营。由于是老家的朋友,非常熟识,很长时间没有见,想着趁着元旦刚刚结束之际见面叙叙旧。
  当天我与杜某驱车前往新乡市,由于久别重逢双方见面异常高兴。我们在饭店聚餐后,他们提议找一家KTV简单唱个歌,活跃下气氛。于是我们来到了位于新乡县小冀镇,当时正好路过了一家KTV,名字叫做京东KTV。我们抱着能省事就省事的原则,就准备在这唱下歌。没想到却惨遭飞来横祸。
  我们到门口后,代驾把车停在别的车旁边。我们看到那里站着几个人在那里交谈,不知道为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的,打开车窗后听到的都是谩骂声,我们想着忍忍算啦,再说我们是外地人。我们本想着息事宁人不吭声就算啦,谁知道对方居然不停谩骂,然后我和李某涛就下车跟其几个人让烟和说好话,对方说不让我们把车停在那里,这时前面刚好有一辆车开走,我们想既然他们不让停这里,就让代驾把车停前面去,结果他们站在那里挡着车不让过,我们给他们说好话说了好长时间他们还是不让过,我们就让代驾绕一下过去,但是对面还是不让过,一直在那里辱骂,李某涛可能还嘴了,对方用手推李某涛,李某涛双手挡的同时顺势手往前推,然后对方上去就开始打,这时又从KTV里面出来了几个人也来殴打我们。将我们打倒在地,我被攻击头部、面部,直接满脸满身是血,躺在地上。刚刚在车里付完钱的杜某赶忙下车进行劝阻,被对方直接殴打,脸部身体上多处被打肿。在对面买东西的李某涛见状赶紧过来进行劝阻,却也被其交缠其中,进行殴打。在这当中我一直未还手(以上情节监控都有详细记录)

  当时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值班民警赶到现场,站在二十米处拉警笛,但是对方还是不停手。后来警车过来,带队民警和辅警让他们快走,对方才肯罢手,现场多名主要成员逃窜。我们被带到至小冀镇派出所。后来经过医院等多方检查鉴定,我鼻梁骨双侧骨折,已经构成严重的轻伤,李某涛胳膊直接骨折。随后恰好赶到春节期间,小冀镇派出所具体办案负责人副所长侯某峰一直以人未找齐到为由进行推脱。随后正好赶上新冠疫情爆发,全民抗疫,小冀镇派出所又再次以疫情期间暂时停止办理案件以及看守所无法拘役人员为由,让我继续等待。说找到8个人,都已做过笔录,其他人未找到。
  《刑法》【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轻伤只要构成故意伤害罪,致人轻伤的应当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对方寻衅滋事、导致我本人遭受恶意殴打至轻伤,已经严重触犯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相关部门应该依法办案,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并且依法提交检察院以及法院,追究其刑事责任并附带民事赔偿。
  就这样在小冀镇派出所办案民警的推拖下,一直等到2020年10月上旬,万般无奈下的我只好再次前往小冀镇派出所询问相关案情。在这次前往派出所的过程中,主办案民警侯某峰以家中有事为由,让派出所的其他工作人员接待了我。然而他们居然再次要求我重新做伤情鉴定,而且我之前所提交的医院住院病历和诊断证明明明交给了侯警官,中途他也拿着材料来郑州进行专家意见会诊,这份至关重要的住院病历和诊断证明居然在派出所内不翼而飞,他们居然要求我重新前往医院开具。

  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我自然而然没有办法,只能听之任之,重新提交了住院病历和诊断证明,并按照他们的要求补齐了所有的相关证人证言材料。本以为此事该有个结果了,最起码会有个具体的时间。可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在我补充完他们所谓的“材料”后,办案民警这次居然说就4个人了,提出让我辨认是谁当时殴打了我的鼻梁,说辨认不出来他们法制室也不可能批,到检察院更不可能批捕。在监控视频中显而易见有十几个人,而且上次也说的是最少有8个人,怎么人数反倒越来越少了呢?试问当我人身安全受到如此巨大伤害时,我难道还要一一记清犯罪嫌疑人吗?
  后经多方打听,得到可靠消息称犯罪分子团伙皆本地人,且涉嫌涉恶行为,并与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主要领导私交甚密。难道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的个别领导就是真实版的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大树”吗?要不然也无法解释如此清晰的一件再简单不过的案件为何会如此被一拖再拖,犯罪分子毫发无所,反倒是被害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却屡屡受阻。
  时至今日,我仍未得到任何具体通知,等候近一年的案件等来的就是这样的一拖再拖,该案件也一直搁浅至今。我的治疗迟迟没有得到有效处理,所有医疗费用都由我个人独自承担,已经负担不起。
  在此我本人诚挚请求各级相关部门责成新乡市公安局、新乡县公安局,尽快依法处理此事,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并附带民事赔偿,彻查新乡县小冀镇派出所不作为,甚至可能充当当地黑恶势力保护伞一事,还我一个公道!
  反映人:耿某来   
    2020年10月20日
    看完以上材料后,不禁让我们大跌眼镜,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真正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警匪一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始终相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终将会到来。在此我们希望有关部门立即积极介入此事,彻查事情真相,将这样的“害群之马”清出公安机关队伍,将这伙当地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并其追究其相关责任,还耿先生一个公道。
  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并将相关材料邮寄给有关部门。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最新资讯

中华出版促进会法律工作委员会主管,健康中国编辑部主办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7181,国内统一刊号CN10-1152/D 京ICP备20027670号-2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人员查询 | 版权隐私

版权所有 健康中国网(c)2009-2020 健康中国网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知网